山东扫黑除恶第一阶段,调整199名村书记,刑拘万余人

    25日,济南历下区法院公开宣判李守兴等8人恶势力团伙案。

    法院供图

    1322人投案自首

    查扣“黑财”18.1亿元

    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张志华介绍,扫黑除恶专项奋斗开展以来,全省共侦办涉黑涉恶案件2660件,其中打掉涉黑结构54个、恶势力犯法
    集团284个,破获各类刑事案件7267件,刑拘犯法
    嫌疑人13074人,1322人投案自首;起诉黑恶势力犯法
    196件1080人,已讯断黑恶势力犯法
    102件659人;查处涉黑涉恶败北和“保护伞”问题766起1064人。

    8月30日,中央扫黑除恶第5督导组进驻我省以来,在中央督导组指导下,在省委、省政府统一指挥下,充分施展主力军作用,采用轰隆手腕和雷霆举措,敏捷打响扫黑除恶专项奋斗“山东战斗”。9月10日至15日,“山东战斗”第一阶段任务已完成,首战告捷,效果明显。9月25日至30日,“山东战斗”第二阶段已打响。

    “山东战斗”发动以来,公安机关共打掉涉黑结构13个、恶势力犯法
    集团55个,刑拘犯法
    嫌疑人1999人,285人投案自首;起诉黑恶势力犯法
    57件338人,讯断黑恶势力犯法
    47件294人;查处涉黑涉恶败北和“保护伞”问题207起300人。专项奋斗以来,查扣涉案资产18.1亿余元,判财富刑343人,罚金总额人民币3141万元。

    整理涣散村党结构

    调解238名成员

    对于涉黑涉恶败北和“保护伞”问题,山东坚持零容忍。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对近两年已侦破涉黑涉恶守法犯法
    案件逐案过筛,梳理发现党员干部和监察工具涉黑涉恶败北问题线索425件,进行深挖彻查。严肃查处操作基层政权的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

    截至9月25日,共通报曝光涉黑涉恶败北和“保护伞”案件253起、385人。

    本年2月,滨州市在侦破王某某黑社会性质犯法
    团伙案时,发现博兴县人民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王磊为黑恶势力充任“保护伞”问题,2013年3月至2017年2月,王磊3次接受黑社会结构喽罗王某某财物和请托,利用职务便当徇私枉法,致使该结构成员逃避照应刑事责任追究,为该结构生长强大提供了帮忙。王磊受到开革党籍、开革公职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公开曝光后,施展了较好警示教诲作用,形成了震慑效应。

    另外
    坚持把扫黑除恶专项奋斗与增强基层党结构建设、基层政权建设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结合起来,持续整理薄弱虚弱涣散村党结构,全省共摸排肯定
    党结构薄弱虚弱涣散村3157个,局部树立事情台账,集中帮扶整理,建强战斗堡垒。结壮做好村“两委”换届选举“回头看”,对新被选的村干部进行“二次体检”,对发现不符合标准前提的坚决调解撤换。“本年以来共调解村党结构成员238人,其中村党结构书记199人。”张志华说。

    另据了解,自9月15日《关于敦促黑恶势力守法犯法
    职员投案自首的通告》公布至9月25日,短短10地利间里,有送子自首的、有劝夫归案的、有自行投案的、有揭发立功的,投案自首的已达159人。

    9月25日,山东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了烟台高新区马山街道西泊子村原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朱永君涉嫌结构领导黑社会性质结构案涉及的“保护伞”和无关职员渎职失责问题。

    作为前科职员,朱永君在“保护伞”的庇护下竟被选为村干部,其结构领导的涉黑结构中竟有中共党员11名,历久为非作恶且操作基层政权。

    “由黑染红、以红护黑”

    七名成员担负村支书

    朱永君,男,1970年10月生,200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0年7月至2017年12月任西泊子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朱永君涉黑结构涉嫌结构领导加入黑社会性质结构罪、寻衅滋事罪等12个罪名,共作案49起,造成2人重伤,11人重伤,20余人轻微伤,财富损失600余万元。

    根据通报,该涉黑结构历久进行守法犯法
    活动,“以黑护商、以商养黑”。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朱永君就收罗社会有前科劣迹职员,逞强斗狠、肆意滋事、抢占地盘,牢牢操作当地海产养殖品购销市场;为牟取巨额利润,前后成立多家公司,涉足多个行业,通过威胁、恐吓、暴力、假借合同纠纷、强迫交易等手腕,操作资源、垄断市场。

    另外
    ,该结构还有企图地操作基层政权,“由黑染红、以红护黑”。朱永君想方设法获得
    “政治光环”、牟取政治荣誉、操作基层政权。2007年3月,朱永君借回村协助处理村务之机,在劳教时期主动申请入党;同年11月,被选村委会主任;2008年12月成为预备党员;2010年7月,马山街道党委录用朱永君为村党支部书记;2011年、2014年村级结构换届中,两次被选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同时,朱永君通过安排饭局、宴客送礼、威逼利诱等体式格局,极力扶植其他结构成员选举村干部、加入党结构,贪图操作更多基层政权。至案发时,该结构共有7人担负过村党支部书记(6人兼任村委会主任),1人担负过村党支部副书记,1人担负过村委会委员;2014年11月至2017年10月,有6人同期担负村党支部书记(5人兼任村委会主任),操作6个村级政权。

    基层党结构和无关部门党员干部为该涉黑结构提供“软保护”。比方,2006年下半年,时任解甲庄镇党委书记李金涛考虑到西泊子村信访问题突出,召开会议决议让劳教时期的朱永君回村协助事情,后经时任党委副书记、镇长宋文轲协调无关机关,朱永君回村协助村务。据统计,朱永君在一年零五个月的劳动教养期内,共4次请假40余天、8次减期5个多月,提前解除劳动教养。

    该案涉及党员干部多

    严重破坏基层政治生态

    朱永君案是一起涉黑涉恶败北和“保护伞”典型案件。从原因上分析,首先是基层党结构管党治党意识薄弱、责任缺失。朱永君案暴露出少数基层党结构全面从严治党责任和压力传导不到位,个别党员领导干部管党治党严重渎职失责。比方,2007年6月,时任解甲庄镇党委书记宋文轲在明知朱永君正被劳教、不具有
    生长党员前提的情形下,仍召开会议提议生长朱永君为入党积极分子,其他职员均没有提出反对定见,主体责任严重缺失。

    基层结构职责弱化,职能部门监管失位。比方,在朱永君本人及10名结构成员入党、担负村干部进程中,相关镇街党结构和上级结构部门,均具有违反党员生长程序、对入党材料审查把关不严等问题。

    基层党员干部纪法意识淡漠,甚至与黑恶势力狐群狗党。从朱永君案看,劣迹斑斑的前科职员,能够顺遂被选村干部,除了党结构和职能部门渎职失察外,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有的基层党员和大众
    政治素质不高,纪法意识不强。

    有的党员干部甚至把党性原则作为利益交流的筹码,与黑恶势力串通勾联,对黑恶势力袒护纵容。比方,马山街道原党委书记赵津多次收受朱永君礼品礼金11万余元,为其获得
    经济利益提供帮忙,并向其透露信访举报内容,充任“保护伞”,严重恶化了基层政治生态。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ampang.com

    Related Post